May 30, 2024

数百人为被帮派杀害的海地任务主任和一对年轻的美国夫妇哀悼

By asha

(SeaPRwire) –   周二,数百人挤进一间闷热不堪的教堂,悼念门徒团体的负责人朱迪斯·蒙蒂斯,以及他的一对美国夫妇同事,他们都是被团伙成员开枪杀害的。

在清晨的悼念仪式中,拥挤的教堂里响起了哭泣声,蒙蒂斯夫人的脸上流下了眼泪。这次仪式还哀悼大卫和纳塔莉·劳埃德夫妇,这对20多岁的夫妇在与蒙蒂斯在一起时,周四晚上在参加当地一家教堂举办的青年团体活动后离开时遭到枪手伏击而身亡。

47岁的蒙蒂斯留下了妻子,两个6岁和2岁的孩子,以及一个在枪杀事件发生的当晚在场的一个兄弟。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或你为别人创造的道路!”一名参加悼念的哀悼者喊道,这群身着黑白服装的人群从教堂前往公墓。

这场悼念仪式在三人在太子港北部一个由帮派控制的地区遇害几天后举行,蒙蒂斯在那里担任俄克拉何马州Missions in Haiti的当地负责人,这是一个由戴维和爱丽西亚·劳埃德(大卫·劳埃德的父母)创立的宗教组织。

Missions in Haiti在最近的Facebook帖子中表示:”我们正面临一生中最艰难的时刻。”感谢你们所有的祈祷和支持。

蒙蒂斯的兄弟,43岁的埃苏埃·蒙蒂斯,是该团体的西班牙语教师,他告诉美联社他当时在枪击事件附近。他说,他看到枪手来了,于是用一辆卡车挡住了大门,然后带着几个孤儿和员工逃跑。

这群人分开了,当埃苏埃·蒙蒂斯翻过一面墙时,他遇到了几名持枪男子。他们把他推到地上,踩在他身上,一名枪手问周围的人是否认得他,而另一名枪手说:”他在孤儿院工作,杀了他。”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他一个朋友,他早些时候打电话给过他,疯狂地告诉他这个情况。

他回忆说,一名枪手对他说:”这通电话可能会救了你,也可能会杀了你。”他命令蒙蒂斯接电话。

他的朋友撒谎,告诉那些人埃苏埃·蒙蒂斯不在孤儿院工作。

蒙蒂斯说枪手”把手机还给我,就走了”。

他没有回到他工作的组织的学校,而且他现在正想逃离海地。

埃苏埃·蒙蒂斯含着泪水说:”我怎么才能继续在孤儿院工作,不能看到朱德在我身边?”我的兄弟一直都在关注我。如果我下午出去了,他会打电话说,”兄弟,你在哪里?”

蒙蒂斯说,这个团体的成员以前从未受到过威胁,并补充说该地区的团伙成员有时只会要求少量施舍。

在朱迪·蒙蒂斯在太子港被埋葬时,Missions in Haiti表示,该组织正在努力获得将劳埃德夫妇的遗体运往美国的必要文件,并补充说,它已经将工作人员和其他人员转移到一个更安全的地方。

周二,该家庭发言人卡西迪·安德森的一篇Facebook帖子称,”运输已经完全得到保障”,但由于安全问题,不会公布任何信息。

21岁的纳塔莉·劳埃德是密苏里州代表本·贝克的女儿。他在Facebook上写道,他周一与前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通过电话,特朗普打电话表示哀悼。

贝克写道:”他提到他多么遗憾这种邪恶的事情发生在我们的孩子身上,以及他们对自己的使命和海地人民的奉献是多么美好。”。

在最近接受美联社采访时,大卫·劳埃德的妹妹汉娜·科内特回忆起他们如何在海地长大,因为他们的父母是全职传教士,而且在她说英语之前,她哥哥先学会了说。

她说她的父母在海地经营一家孤儿院、一所学校和一间教堂,她和她的兄弟们都是和孤儿们一起长大的。

科内特说,在谋杀案发生的当晚,载有团伙成员的三辆汽车拦住了劳埃德一家和蒙蒂斯,用枪管击打她23岁的哥哥,并在他家将他绑了起来,因为他们偷走了他们的物品。她说,当人们帮助解开大卫·劳埃德的绳索时,出现了一群枪手,一名身份不明的人中枪了。

她说,枪手们随后开火,而劳埃德夫妇和蒙蒂斯试图在她父母住的房子里躲避,并补充说,他们的尸体被放火烧毁。

海地国家警察在一份罕见的声明中谴责了这些杀戮行为,并向受害者家属表示哀悼,并誓言要逮捕肇事者。

然而,参与备受瞩目的绑架或杀戮的海地帮派成员被捕的情况很少见,因为警方的资源和人员一直严重不足。帮派控制着太子港至少80%的地区,暴力持续不断,因为该国正在等待联合国支持的肯尼亚警察部队的部署,而这支部队的部署又一次被推迟了。

本文由第三方内容提供商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对此不作任何保证或陈述。

分类: 头条新闻,日常新闻

SeaPRwire为公司和机构提供全球新闻稿发布,覆盖超过6,500个媒体库、86,000名编辑和记者,以及350万以上终端桌面和手机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韩、法、俄、印尼、马来、越南、中文等多种语言新闻稿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