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3, 2024

墨西哥变装新闻主播在保守天主教文化中创造历史

By asha

(SeaPRwire) –   墨西哥城(美联社)——吉列尔莫·巴拉萨一边看着自己变装,一边表现出紧张不安。

化妆师小心翼翼地往巴拉萨棱角分明的脸上涂抹条状亮粉眼影,新闻播报员和化妆团队忙个不停。

今晚,在这个坐落在市中心的狭小演播室里,巴拉萨创造了历史。

通过他的变装角色阿曼达,这位 32 岁的记者成为第一位主持墨西哥电视新闻节目的变装皇后。

站在演播室灯光下,巴拉萨试图突破社会的界限,这个地方不仅是 LGBTQ+ 群体经常遭受暴力袭击的地方,也是记者经常遭受暴力袭击的地方。他这么做的原因在于有 LGBTQ+ 人群中非常杰出的一位人物及他的伴侣被人残忍杀害,他们在全社会引发了一场激烈的争论。他们的尸体上发现了数十处割痕。

他说:“有另一个自我,你就会遇到更少的问题,因为他们无法骚扰一个角色。你有更多自由说出自己的想法。”“有很多事情作为吉列尔莫做不到或说出的话,阿曼达却毫不犹豫地说出了口。”

在他说出这句话时,化妆师帮他戴上了一顶金色的假发,巴拉萨还穿上了紫色的亮片西装。每件衣服都像一层闪闪发光的盔甲,直到最后,巴拉萨的脸上只剩下紫色的唇膏下露出的一抹调皮的笑容。

巴拉萨一边大步走在走廊里,一边说:“走吧,走吧。”他穿的皮靴每响一声,就像是对这个长期以来拒绝像他这样的人群的社会的一种蔑视。“摇滚明星。”他一边说着,一边推开沉重的金属门,走到了自己的摄影棚。

___

从创办之初,“La Verdrag” 节目就旨在从根本上改变人们对 LGBTQ+ 群体的看法。该节目于 10 月份首次播出,在这个高度“大男子主义”的国家中,它违背了惯常做法,在这个国家中,将近 5 个人中有 4 个认为自己是天主教徒。

该节目——西班牙语单词“真相”(verdad)和“变装”(drag)的混合词——最早推出时,巴拉萨是一位拥有 10 年新闻工作经验的记者,当时他身穿变装服主持了他的公共电视台 Canal Once 的新闻节目,时间正值墨西哥 6 月份的骄傲月庆典。

随后的那些充满仇恨的评论一开始吓到了巴拉萨,当时他在墨西哥北部以记者身份工作时已经收到了两份死亡威胁。但是很快,这些评论就促使他和电视台创建了一档节目,为严肃讨论 LGBTQ+ 问题提供了一个空间。

Canal Once 的新闻总监维亚内·费尔南德斯说:“多年前,这件事根本就是无法想象的,谈论变性、性别、变装。”“我们想为 LGBTQ+ 群体打开空间,我们需要以一种严肃的态度来这样做,不仅要承认他们的权利,还要承认他们的能力。”

在 Canal Once,变装——身穿挑战性别定型的夸张服装的行为——长期以来一直用于娱乐和喜剧节目,如“弗朗西斯秀”、“吸血鬼姐妹”和“盖欧拉”。

这些节目通常会使用侮辱同性恋的语言和漫画般的刻板印象,但它们为墨西哥的酷儿群体开辟了空间,为该群体迈出了重要一步,墨西哥 LGBTQ+ 权利组织 Letra S 的研究员贾伊尔·马丁内斯说。

他说:“他们是先驱者,他们展示了如何从受害者转变为具有能动性的人,具有抵抗能力。”

巴拉萨在保守的库利亚坎锡那罗亚北部城市长大,他从未在屏幕上看到过与他更深入共鸣的同性恋角色,当时他家笨拙的电视机只能播放免费频道。

在新闻频道上,只有仇恨犯罪或残忍谋杀发生时才会提及同性恋者。在学校里,人们都会想方设法不表现出自己的同性恋倾向。巴拉萨说,他的家人仍然难以接受他在公众场合表现出的性别,只有当他参与到一个戏剧社区时,他才真正地找到了自我,而他的阿曼达这个角色也由此诞生。

巴拉萨说:“在锡那罗亚,他们教你要做异性恋。” “从历史上看,我们一直受到嘲笑,被当作娱乐对象。”

在其他国家,随着“鲁保罗变装皇后秀”等节目的兴起,变装逐渐与主流文化融为一体。但是,当 LGBTQ+ 群体“受到攻击”时,变装长期以来一直被用作抵抗工具,日内瓦大学研究变装皇后历史的研究员迈克尔·蒙克里夫解释道。

早期的例子可以追溯到 18 世纪英国的“娘娘腔之家”,这些地方是人们进行变装的秘密聚会场所,当同性恋仍然是死罪时,这里经常受到当局的突袭。后来,变装成为所谓的哈莱姆文艺复兴运动和麦卡锡时代等关键时刻反抗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蒙克里夫说,在过去的 15 年中,这种做法已经从以色列、莫斯科到非洲部分地区在世界各地蔓延开来,并且在美国继续被用来对抗一系列反 LGBTQ+ 立法和禁令。

蒙克里夫说:“这些人是他们的社区的斗士。” “变装皇后愿意做别人都不愿意做的事情。”

___

巴拉萨站在一个舞台上,周围环绕着三台笨重的摄像机,戴着耳机的制片人在倒数“四、三、二、一”。他以一种特有的方式开始了他的节目。

今天,巴拉萨身穿一件蓬松的蓝紫色舞会礼服,围着舞台旋转,抬起头对着镜头说:“欢迎来到 La Verdrag,这是少数人变成多数人的节目。”

巴拉萨的节目时长 40 分钟,循环播放当日最重磅的头条新闻——墨西哥 2024 年选举中的性别、向美国历史性移民中的人权以及针对酷儿群体的暴力。他将节目的其余部分转向深度报道和采访,这些报道和采访揭露了墨西哥酷儿世界层层真相。

某周,节目深入报道了墨西哥的跨性别青年,然后采访了拉丁美洲第一位公开宣称自己是非二元性别且担任司法职务的人奥西耶尔·巴埃纳。巴埃纳是该国最知名的 LGBTQ+ 人物之一,他打破了一个又一个障碍,成为过去变装皇后一直倡导的争取可见性的斗争的象征。

巴埃纳说:“针对我的仇恨言论不断升级。我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了它。最令人遗憾的是我最近收到的那些死亡威胁。” “这些都是滋生仇杀的因素。”

巴埃纳身穿西装外套、银色高跟鞋,外面裹着白色裙子,手里拿着他的标志性彩虹扇子,这次成了他接受的最后一次电视采访。仅仅几周后,巴拉萨就意识到在一个像墨西哥这样的地方打破这种传统可能导致致命的后果。

巴埃纳和他的伴侣被发现死在他们位于墨西哥中部保守的阿瓜斯卡连特斯州的家中。他们身上似乎有近二十道剃须刀划痕,这让巴拉萨和墨西哥许多酷儿群体的人感到恐惧。

在巴埃纳的尸体被发现仅数小时后,当地检察官很快就将死亡事件描述为谋杀自杀,当局经常这样做是为了将案件定性为激情犯罪,并在这个几乎 99% 的犯罪都未解决的国家中迅速将案件搁置一边。

当地检察官表示,巴埃纳的伴侣似乎杀死了巴埃纳,然后自杀,这一理论很快受到其他墨西哥官员和墨西哥 LGBTQ+ 群体的反对,他们认为这只是当局试图掩盖针对他们实施的暴力的又一个尝试。

活动人士继续要求进行更深入的调查,同时考虑到针对巴埃纳的死亡威胁不断升级以及针对 LGBTQ+ 群体的历史暴力行为。2024 年第一个月,当局和权利团体登记至少又有三名变性人被杀。

___

巴拉萨在墨西哥城的公寓里和一群朋友一起观看了“La Verdrag”的首次播出,随后他们聚在一起,巴拉萨浏览了充斥 Canal Once 社交媒体的那些充满仇恨的评论,随着每一次播出,这些评论只会越来越多。

巴拉萨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开着玩笑,轻松地说着:“‘上帝禁止堕落,只有撒旦才乐见这个世界腐烂。真是令人作呕的家伙’。”

在这背后是一片恐惧,提醒着他在承担多大的责任。

本文由第三方内容提供商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对此不作任何保证或陈述。

分类: 头条新闻,日常新闻

SeaPRwire为公司和机构提供全球新闻稿发布,覆盖超过6,500个媒体库、86,000名编辑和记者,以及350万以上终端桌面和手机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韩、法、俄、印尼、马来、越南、中文等多种语言新闻稿发布。

除了是世界上最危险